Fine Born China > 乐活LIFESTYLE > 趣闻 >

​菁华专访:纪源资本管理合伙人 李宏玮

编辑: 三三   资料来源:FineBornChina  发表时间:2014-08-12 11:31



 
菁华专访:纪源资本管理合伙人 李宏玮

FBC: Jenny (李宏玮)您好!十分感谢您在百忙之中给予 Fine Born China 这个专访机会。 看过许多关于您的报道,毋庸置疑,您是一个高智商的优秀女性。 从尖端科技到风险投资,为什么选择进入商界,做风险投资?

Jenny:我其实对产品,对技术就一直很有兴趣。所以上大学的时候选择工科,主要也是我想接近实际的产品,技术,我觉得这个能改变世界,新兴的世界转换需要技术去驱动。但商业的东西可以再读一个MBA,先读工科,以后可以将技术知识更好地运用到商业里面来。当时我拿了新加坡科技航空部的奖学金到海外读书,所以我毕业后就被分配到国防部去了,负责战斗机相关的电子系统。那段工作经历令我受益匪浅,毕竟是国防领域,可以接触到更多顶尖的技术。今天的互联网技术就是从国防技术衍生过来的,这是第一。第二,我当时在竞技作战部门,做的都是模拟大型作战系统,跟今天的游戏很类似。

FBC:所以你投资了很多游戏公司。
Jenny:对,讲一下背景,其实跨度不是太大。我是学通讯技术的,对遥控、控制很了解。实际上今天我们的通讯蓝牙技术也好,WIFI技术也好,都是跟通讯技术相关的,跟无线技术相关的,游戏也是通过遥控来完成的。我最希望看到一个产品真的可以从零开始,去设计然后再实现,测试,最终可以运作。如果有幸参与其中,这将给予我无限满足感。

这个世界瞬息万变,技术时刻在改变我们的生活。所以在创业和风险投资这两个领域的交界处能够碰撞出很多新想法,激发出很多新火花,创造很多新产品,所以这块业务肯定是我想要长期做的事。当时康奈尔大学有MBA的课程,有个教授他其实就是做VC(风险投资)的。我就跟他说我免费帮他打工,做他的实习生。从那个时候起,也就是21岁,我开始认识风险投资了。

FBC:因为你的技术背景,在投行,你可能会比别人看的更准。
Jenny:对,所以那个时候就发现,除了做工程师还有其他让我能更好发挥的职业。但那时还太年轻,没有什么经验,我的教授也说要做一个很好的VC就要从底层做起。要深入了解一个企业是怎么运作和管理的。无论是大企业,还是一个初创企业。而且作为一个风险投资人你不能只是为了兴趣爱好做投资,你最终的目的是要把资金投出去给很好的公司,有很好的回报。除了收购兼并的回报,更多的回报是帮助公司做到上市,然后很好的退出。所以你看我的路径实际上都是在往一个方向走的。

 

FBC:是的,在有意识与无意识之间,水到渠成。其实我们刚才的谈话您已经回答了我的下一个问题:您做风险投资的激情(Passion)和动机(motivation)是什么?您希望投资一些真正好的产品,改善我们的生活,创造更多社会价值,对吗?
Jenny:是的,使命感让我更快乐。成就创业者创造更大的价值。这个价值可能是更多的就业机会,也可能是改变人们的使用习惯,或者真的像特斯拉一样,改变整个汽车产业链的方向。我觉得这是我的使命,创造社会价值的同时也替我们投资人赚到大回报。

FBC:我非常赞同您做事情的高度和使命感。我想请问,你是怎样理解“网游改善人们的生活”?大家都去玩游戏,上瘾,在一定程度上不会造成负面影响吗?
Jenny:我认为,中国互联网用户跟美国相比有一定的区别。美国的文化产业非常发达且多元化,中国网民通过游戏,数字内容,视频获得娱乐,特别是在二三线城市。一些网民通过扮演游戏中的角色,找到可以表达自己的方式。 从投资人的角度来说,我们一定要理解中国网民的需求是什么?需求很多,娱乐是其中之一:玩玩游戏,听听音乐,看看视频,写写微博,读读文章,这些都是很好的消遣。

FBC:满足网民精神需求。
Jenny:是的,游戏内容是我们投资数字媒体板块的一个部分。

FBC:您曾经谈到3M投资标准,Market;Management和Business Model 。请问您的3M标准是什么?
Jenny:从投资的角度来说,market要足够大,在有限资源当中,我们选择投的市场一定要选能够承载至少几个十亿美金。其次,它不一定是今天的市场,它可以是明天的市场。但是这个明天的市场最好是在三五年内可预见的。打个比方,互联网金融在中国刚刚起步,你可以想象三五年以后这个市场是不是应该可以承载,我觉得不是几个,可能会是几十个上十亿美元的公司。

还有在线教育,近年来在线教育对传统教育冲击很大。尤其在中国,我们对教育的需求很高也很多元化。今天,移动端的普及率,带宽的提升都为新兴教育提供了基础设施,发展环境。这个市场肯定也不会小,因为它是一个细分市场,不会一家独大。世界上不可能就一个哈佛,也不可能只有一个清华。不一样的模式都能承载不一样的公司去做大。我觉得这一块值得投资,而且它是一个现金流非常好的领域。你肯定会愿意为你的教育付费。

另外,管理团队肯定是一个很重要一个考量,当你找到一个很大的市场的时候,但是在这个市场能不能够摸索出很好的商业模式,以及能不能很好地去执行,关键都在管理团队。商业模式要创新,不能死板。

FBC:那就是看团队有没有创新能力。
Jenny:是的,如果这个市场足够大,可能一个B+的团队都能做出很好的成就。

FBC:你指的B+是什么?
Jenny:比如A类是很有经验,创过几次业,团队的互补型很强。B类可能是初创,团队还不完整,可能要招一个CTO什么的。一个中上的团队在一个庞大的市场里也能有作为,因为海洋足够大。当然商业模式也很重要,市场不一定要求是个新的跑道,你要取胜的话就必须错位竞争,就是商业模式。中国互联网15年前大部分领域是一个白纸,所以可以在搜索领域出一个百度,在电商里出一个阿里巴巴,社交平台上出一个腾讯。

 

 
FBC:当然今非昔比,中国互联网三足鼎立的局面肯定不会那么容易打破,但是能不能在移动互联网领域出现新秀?
Jenny:肯定可以。

FBC :你认为还有可开发的商业模式和利基市场(Niche Market)空间吗?
Jenny:有,肯定有,你刚才提到了移动互联网,移动互联网跟我们传统的PC是完全不一样的层级。它可以随时互动,它能承载的使用场景比我们以前互联网的玩法更丰富。在这丰富当中就能承载出新型的商业模式。其次,手机也能承载支付,随时随地为消费解决支付。

FBC:你认为移动支付可以代替现在的信用卡吗?
Jenny:会,从技术上可以实现,只是一个使用习惯的问题,手机应该能承载不一样的信用卡。其实信用卡本身就是一个应用软件,只是我们现在拿了一张实物卡。

FBC:随着中国智能手机的普及,它能完全代替传统支付方式?比如说现金。
Jenny:不能完全代替现金,因为现金是一种保障。这不是技术问题,和使用习惯相关,但是可以代替信用卡。虚拟钱包已经在发生,什么时候能爆发,三五年可能会看到一个场景,需要一些时间。

 
 
FBC:目前在国内有支付宝,还有微信的微支付,国外有没有新的支付模式?
Jenny:有,在美国除了paypal还有Square,它们面向的群体不一样,Square面向更多是个体商户小额支付,比如一个瑜珈教练,教完学生后,可以用手机插一个square,就可以实现信用卡支付。这就是商业模式的创新,美国有,中国也有,移动端的出现确实改变了很多领域。

FBC:我们刚才谈了许多国内外的创新公司。记得你曾经提到“全球同步决策的形式对降低投资风险有着重要意义。” 请问这些重要意义主要表现在那些方面?
Jenny:这是我们GGV最核心的战略,中美结合,在TMT、科技领域擦出很多火花,两个不同的国家,对消费群体和技术都是可以找到互补。在PC时代,中国确实可以去参照和学习美国一些标杆公司,但是近5年来是反向的学习,美国游戏公司学习腾讯的收费模式,学习中国的移动电商模式。作为投资人,你的视野要够宽。信息的沟通很重要,团队之间的默契很重要。

GGV在国外有15年的历史,6个合伙人,每一个合伙人专注的地方,对不同领域的投资,我们都很清楚,很默契,彼此建立了一个强大的互信氛围。当我们考虑投资的时候肯定内部要讨论,投哪个方向,哪个市场,哪个公司,为什么是这个公司,有什么利弊。合伙人之间更多的是给予建议和反馈。比如美国的合伙人说美国的模式是这么做的,我不知道中国是怎么样。所以你尽调的时候你要留意一下这个方面的问题。

我们6个合伙人的性格完全不一样。每个人的视角也不同。 综合各方意见,能让我们做出更好的决策,而不是阻碍我们最终投资。这么多年来确实也不容易,但我们从来没有因为决策的问题影响了投资。相反团队的意见让我们投了很多很好的公司,所以我们的失败率很低就是这个原因。

FBC:这种模式其实是利远远大于弊。
Jenny:是的,当然我也想说这个模式不是每个人能复制的,因为不容易,真的是24小时工作,因为中美的时间差。

FBC:而且合伙人之间的默契及互信也是不可复制的。
Jenny:是的,有时候绩勋不用说话我都知道他要说什么。商业模式可以拷贝,企业文化必须要自己培养,我们都说阿里巴巴的文化很强,你可以做一个电商公司,但是你做不出同样一个阿里巴巴,因为他的文化是他灵魂。




FBC: 每个公司都有自己的投资风格, “GGV在看清方向后“放手一搏的气魄”吸引了您,这也是您的风格,在面对一些表现不佳的企业,您的底限是什么?
Jenny:这要看具体情况而定,我们要能够投资,也要能够把公司关掉。因为毕竟我们是一个专业的投资人。企业的不成功有很多原因。一种情况:可能市场还不成熟,但有前景,团队是对的,商业模式也是合适的,这样我们愿意等,可以支持再投资。另外一种情况:市场是对的,人不对,商业模式对,那我们就要帮忙,去找到更适合的共同创始人,或者员工。

总之,要帮他把这个事做好。就像个移动互联网公司,可能他应用产品做的很好,但他没有经验去推,去做线下的运营和管理。在这个时候如果没找到合适的人,其实这个企业是做不起来的。所以我们要做的事情当然就是帮他找一个和他互补,能帮助他创业的人。市场对,商业模式对,但人不对,那我们就要帮助现在的创业团队去找更适合人才。如果没找到合适的人才,其实这个企业是做不起来的,那我们就要把公司关掉。这不是一个感性的决策,而是一个很理性的决策。

如果市场对,人也对,商业模式不对,那就必须慢慢的摸索,把商业模式找对,还是有希望,毕竟你的市场是对的。

FBC: 一个企业要有勇于转型的能力和魄力,而不是坐以待毙。
Jenny: 是的。

FBC:采访前我做过一些调查,GGV在行业里口碑很好,愿意帮助创业者成就,这是GGV企业文化和投资理念吗?
Jenny:是的,GGV有自己的文化和理念:“我们不是创业者的投资人,我们是创业者的合伙人。”这也是我们给自己的一个定位,与创业者并肩作战,只有他们赢,我们才一块儿赢。所以我们要尽量帮助他们。尤其今天创业的CEO越来越年轻,90后的也有,20岁不到的小孩,不过他们很有冲劲。

FBC:在从事风险投资的这些年来,你一定陪很多企业家走过那些最艰难的心路历程,许多最终成功走向IPO。在这期间,您如何界定一个公司是否成熟,开始准备IPO运作?
Jenny:一个企业要想申请IPO,必须具备三个基本点:第一,商业模式能够承载,能做大;第二,盈利收入可持续性。第三,很重要,公司财务的预测性要高。比如收入,今天做了一天一百万,明天零,后天30万,这个是不好的。所以当一个商业模式能做到这是三点——“能做大、可持续、可预测性高”——的时候就可以运做上市了。

至于CEO,创始人要不要把公司带上市,那就是他战略上的考虑了。相反当你的商业模式和市场格局还比较乱的时候,不要强求上市。因为一旦上市以后你有所谓盈利的压力,每个季度都要把你的战略方向什么的都公开于市,告诉每个人,如果你的竞争对手跟你差距不大的话,你在明他在暗,市场格局可能就会变了。我们作为投资人,在董事会的时候,我们会跟团队探讨这些事。当然还有一点,有些创业者不想上市,企业这样也是有一定的道理的:不需要每个季度被指指点点,自己做的好就行。

 

FBC:你会支持这样的抉择吗?
Jenny:我会支持,阿里巴巴很早以前就可以上市了,但是他们可以等十多年。作为投资公司来说,我们尊重创业人的决定,投资每年有利润回报就好了。

FBC:您如何看待中国资本市场未来的发展前景? 哪些行业会更有作为?
Jenny: 国内的资本市场我是没有资格去评估的,但说一下个人的看法吧,现在中国的资本市场比较适合传统的企业,我们从A股市场、创业板这个角度去看。
现在,越来越多投资进入TMT行业。但从人民币基金的角度来说,近期国内的市场是很难带公司上市的。因为在中国资本市场的框架下,中国证监会对创业板有一些要求,需要有收入增长率,各方面都有指标,只有传统的企业符合这些指标。所以人民币基金大多投资在传统企业。

当然也有另外一个现象,今年美金投资的TMT领域的公司在海外市场大概已经有10家上市了,而且回报都很好。刚才说到对国内市场的一个期望,从长远来说肯定国内市场会开放,不可能永远不能IPO,否则我们这么多中小型企业怎么办,他们没有募资的渠道。所以创业板也好,A股也好,或者深圳板也好,开放的程度一定会加大,只是时间的问题。

希望证监会有一套能够兼容我们TMT互联网企业的要求,中国的公司应该在中国上市。因为中国互联网公司是服务于中国网民,他们每天都在使用中国互联网公司的产品,应该最懂我们的公司,所以当我们互联网公司做得好时,中国老百姓最应该得到在资本市场的回报吧。因此在经济利益各方面都是一种多赢的方案,当然这只是我们的希望。如果能实现的话,那我们肯定也会鼓励国内TMT公司在国内上市。

 

FBC:纵观国内外的投资市场,互联网消费类始终受投资人的青睐,您怎么看呢?
Jenny:是的,其实他有两大类,一类是围绕着我们个人的消费行为,肯定是多元化的。比如出行,吃喝玩乐,房地产,汽车领域还有医疗服务。互联网的商业模式更轻,服务更好,成本相对来说更低一些,比较适合中国现阶段,美国也一样。另一个增长点肯定是企业服务类,中国的人工成本越来越高,时间和效率是企业必须重新考虑的重要因素,通过工具、软件降低企业运营成本。这一类风险投资在中国以前比较少,但我相信未来三五年会越来越多。

FBC:交谈中我能感觉到您很热爱你的职业,做的很开心,今天,您已经是一个非常成功的投资人,不知您是否转瞬间想过:如果有机会,将选择和尝试不一样的职业和人生?
Jenny:没有别的选择,从我认识VC这个行业开始,就觉得很适合我。当然一路走来我也尝试过其他的事,比如暑假打工的时候会尝试一些小事情,那些尝试更坚信我的使命。我很喜欢创业者,我愿意帮助他们创业,但我知道我自己不能创业。

 很多人跟我说你什么都懂,又帮公司上市,又可以做资本市场,又可以帮我看战略,帮我招人。我们一起去创业吧。但是我知道我的位置是在旁边帮助他们成长,在这个成长中我能起很多的作用。当他的团队搭建好了,商业模式,盈利模式各方面已经成熟的时候,其实我的作用就少了。我很清楚,我对他们的帮助只是阶段性的。我希望不是帮助一家公司,而是成就更多的创业者。所以我是不会退休的。

FBC:今天下午和你聊的非常开心,谢谢你宝贵的时间,和我们的读者分享你的故事和心得,我相信许多创业者也能在你的谈话中获益。最后想请您对我们的读者说一句话。
Jenny:坚持做自己心里最想做的事,谢谢。



​菁华专访:纪源资本管理合伙人 李宏玮  相关阅读:

FineBornChina时尚生活2014·0808 第71期 


>>>
敬请关注:Fine Born China新年特别推荐旅游系列


新贵私享家专属从科莫到米兰的奢华购物之旅

新贵私享家专属瑞士滑雪天堂之旅

Fine Born China新年特别推荐|到肯尼亚去感受野性的呼唤

Fine Born China新年特别推荐|新年尊贵礼献For Coulpes


温馨提示:菁华中国(Fine Born China) 独家原创稿件,部分图片来源于网络,授权转载,敬请联系:crm@FineBornChina.com, 并注明来源:微信公众号: FBC201208.
未经允许请勿以任何形式转载,违者追究法律责任, 谢谢支持!
菁华时尚生活

菁华时尚生活

相关推荐>>

评论>>

旅游 服装 电影 音乐 美食 时尚 数码 家居 摄影 汽车 旅游 创意


地址:珠海市香洲区唐家湾大学路101号清华科技园创业大楼B座B1103

电话:+86 756 3613186     传真:+86 756 3613189

客服邮箱:Hello@finebornchina.com

关于菁华 | 商务合作 | 加入菁华 | 使用条款 | 隐私政策| 网站地图

DYNAMIC
INTELLIGENT
SOPHISTICATED
范生活安卓版