FBC:薛先生,您好!十分荣幸能够采访您。FBC:虽然这是个信息四通八达的多媒体时代,但是在网络上了解到您的信息还是不多。您是学油画出身,92年的时候做TPR English ,然后成立华美天培教育管理公司,再是做北山项目。从教育培训、管理到音乐艺术,其实跨度还是蛮大的。薛:我个人认为,从宏观上来看,文化里包含教育,总的来说它们还是在一个大的范畴内。做TPR,是因为我对中西文化交流更感兴趣。语言,可以说是文化的载体。那么我认为,任何一个要学好英语的学生,最重要的是要把西方文化了解透彻。这是一个很重要的理念。我实际上是比较早学油画的,也正是通过这种方式了解西方的文化艺术的发展史。而最重要的一点,油画、音乐和教育,它们是相通的。所以在我看来没有什么太大的转变,其实都是在这一条道路上行走。FBC:那您觉得这三个部分在您的生命中各占多少比例呢?薛:我觉得教育是我比较感兴趣的一个领域。文化、教育,可以让这个城市有一定的改变,能够帮助年轻人拓宽视野,这是我爱好并且投身于此的动力和意义。那么能把自己的爱好兴趣结合在一起,又能形成自己的事业,对我来说是一种福分吧。FBC:教书育人是传播文化文明,影响下一代。那音乐带给年轻人的是什么样的影响呢?薛:音乐对于我来说是一种热爱生活的方式。热爱音乐是一种生活方式,一个接触外部世界的渠道。因为音乐能够打开人的内心,能够陶冶人的性情。而且音乐与每个人的生活都有关系。所以我觉得对音乐的追求是一件很有意义的事情,而现在的年轻人他们对多元音乐的认识较少。现在的年轻人比较喜欢流行音乐,而我们去推广多元音乐,可以让他们感受到除了流行音乐还有其他音乐。其实音乐的类型是各种各样,是百花齐放的。所以他们更应该去认识、了解各种类型的音乐。让他们开阔视野去认识,同时也可以提高他们对音乐的品味能力。让品味音乐成为他们生活的一部分。FBC:让他们见识到各种音乐的美。FBC:我了解到成立北山会馆这个项目是因为与北山村的一次偶然邂逅。那么从北山会馆到北山音乐节,这其中又有怎样的故事呢?薛:北山会馆这个项目是一个城市的文化记忆。当时是想如何保留一个城市的文化记忆——说到底就是对于古建筑的保育和活化。珠海之前没有这样的案例,而且也不知道到底如何去对待我们的古建筑,如何去对待我们的传统文化,如何去对对待我们的物质文化遗产和非物质文化遗产。我们这个城市是很年轻,没有这样的经验,也没有成功的案例。所以北山会馆对古建筑的保护和活化是从零开始的。FBC:那么对北山会馆的修筑可是说是保护,而把北山会馆和音乐节结合起来就是活化。薛:是啊,就是引入现代的世界文化去活化它,让更多的年轻人通过正能量的方式来认识到我们的传统文化,让他们从另一个角度来了解这种传统文化的美。FBC:那为什么要选择音乐呢?薛:嗯,我们也做过很多尝试,比如说画展啊、当代艺术等等,但相对来说,音乐对每个人、每个家庭的关系更紧密,更容易进入普罗大众。FBC:那就��在尝试实验过后,音乐是最合适的选择。薛:对!相对来说,当代艺术离老百姓还是比较远的。是一个小圈子。但任何人都可以欣赏到音乐,从古到今,从老到少。FBC:中国其实也有很多比较著名的音乐节,比如说浪漫民谣的草莓音乐节、人称内地摇滚盛宴的迷笛音乐节。那我想特别指出的是我们北山国际爵士音乐节,您为什么要选择爵士乐呢?薛:当我们决心要做音乐节的时候,我们首先是要考虑到目前和将来的市场,我们一定要走差异化的道路。就是说重复别人的路对我们来说不是一个很好的选择,而差异化的道路才可能会走出自己的路子来。FBC:那么除了这种宏观的考量之外,有没有一种您个人的情怀在里面?薛:嗯,多少会有吧。自己对爵士乐是有偏好的。而爵士也符合东南沿海的文化氛围。而摇滚,在南方的文化基础没有比北方那么深厚。或者,直接说,珠海对摇滚文化的认识没有北方深刻。我觉得中国有两个城市跟爵士乐是有渊源的。一个是上海,20~30年代的大上海可以说就是亚洲的爵士乐之都。另外一个跟爵士乐有渊源的就是澳门。我们要从历史中去回顾,在历史中去定位。毕竟珠海和澳门未来有同城化的趋势,因为在历史上这两个城市的关系是一衣带水,从文化的源头来说应该是一体化的。所以站在一个更高的层面,我们觉得选择珠海是正确的。还有就是珠海的浪漫气息。珠海很浪漫,很符合爵士乐的这种调性。在这座浪漫之城里,相对于摇滚乐而言,爵士乐的自由、随性和即兴更适合这座浪漫都市。选择爵士乐就等于选择珠海,而选择珠海就是选择了一种生活方式。这种生活方式可能不像其他城市(北上广)的那么快节奏。珠海主张慢生活,而慢也有慢的美,让我们放慢脚步去了解这座城市的发展和个性。因为每座城市都要有所不同,不能千篇一律。我相信选择珠海的人都是因为其生活空间比较大,相对来说生活节奏比较慢,更加自然。让人们有时间停下脚步去欣赏爵士乐。FBC:爵士跟珠海的结合,就像电影和戛纳的结合一样。那我想问的是,到今天,北山音乐节也享誉全国了。而在这五年漫长又短暂的时光里,我相信您也遇到一些困难和阻力。薛:阻力当然是有的,但我觉得不称之为困难。要往这条路走注定要有这些过程。当我们决定走这条路时,我们已经预估到过程会遇到什么样的事情,所以一切都很自然,任何发生的是都在预料之中,而且我们有应对,有准备。只要你认准这个方向,往这条路走。FBC:就是要按照事情发生的轨迹自然推进,不要过多用人为的力量去控制。FBC:可以跟我们谈谈您的团队么?薛:嗯,我们团队相对而言还是比较年轻,而且很给力。确实,像这样艰巨的事情还需一个有能力的团队来撑起场面。团队成员基本上都是从教育行业转型过来的。其特点就是跨学科。比如说有教师、设计师、艺术家和音乐家等等。因为我们所设想的乌托邦只有跨学科才能解决问题。因为单一的学科是解决不了这些问题的。FBC:那跨学科的话会不会就有一些认识上的差异?薛:因为这些问题是在推进的过程中会遇到的。而这各种各样的问题必须通过跨学科的团队来解决,来参议。FBC:那就是说一个跨学科的团队更有开放性。薛:嗯,更包容。然后对各种事物的处理更灵活或是说让事情变得更专业化和多元化。因为单一的解决方法是不行的。FBC:就是说跨学科的团队是开放性的、多方面的。FBC:北山音乐节成立至今,您最欣慰的事是什么呢?薛:其实最高兴��一件事情就是你能够对一个城市的文化有所贡献,能够去参与城市的文化名片的打造。最幸福的就是每当音乐节举行时,你可以看到许多年轻人脸上幸福的笑脸,其中有情侣,有家人,有闺蜜,有基友,有真爱等等,他们在一起来享受音乐、享受生活。他们脸上的笑容就是对我们的付出的肯定,让我们所遇到的一切困难都烟消云散,让我们感受到我们的付出是值得的。这也让我们更坚定的做下去。FBC:您理想中的北山音乐节是什么样子的呢?薛:我理想中的北山音乐节是在内容上和规模上会不断地丰富。它像一颗种子在不断成长和壮大。而最终北山音乐节从舞台的增加、乐队的强大以及北山音乐节的名气更响。我们希望北山音乐节能够涵盖整个北山村,希望你一走进这条巷子里就能感受到音乐的气息。FBC:如果我们要把北山音乐节进一步推向全世界,在乐队上是否也要做好计划?是不是要邀请更多更有实力的国际乐队呢?薛:这么说吧。舞台的增加以致对每个舞台的内容定位也不一样,所以说乐队的规模会加大,但我觉得还是顺其自然,按照爵士乐的随性基调,让该发生的都发生。FBC:最后想问一个自己想问的私人问题,你觉得自己是一个成功商人还是一个艺术家?薛:我觉得自己是个艺术家。因为商业的手段只是帮助我们推动这个事业、这个理想的发展,但它并不是我们的目的。我们真正要做的事情是一个艺术家要面对的,是艺术家的梦想。而这个梦想需要其他手段的配合,比如说商业的手段,将各种社会资源的整合。毕竟这是一个比较复杂的系统。对于单一的艺术家而言,确实是很难做的好。因为他所面对的挑战和问题是不一样的。当然,你不要被商业所绑架,也不要被商业所束缚。因为对于文化来说,最重要的还是有独立的个性和精神。FBC:谢谢薛先生的这段话,值得所有在艺术道路上奔走以及积极热爱艺术的人学习借鉴!那么,今天的采访到此结束。再次感谢薛先生在百忙之中接受菁华中国的采访!菁华中国祝愿第五届北山国际爵士音乐节完美举行,祝愿北山音乐节茁壮成长!?
目录 /

地址:珠海市香洲区唐家湾大学路101号清华科技园创业大楼B座B1103

电话:+86 756 3613186     传真:+86 756 3613189

客服邮箱:Hello@finebornchina.com

关于菁华 | 商务合作 | 加入菁华 | 使用条款 | 隐私政策| 网站地图

DYNAMIC
INTELLIGENT
SOPHISTICATED
范生活安卓版